当前位置: 必看网 > 哲学
紫色菩提

紫色菩提

当然,像他们这样在失败中求取成功的人,历史上不可胜数,我们可以把这种失败称之为“打在牛顿头上的苹果”,因为他们被失败的苹果击中,才碰击出成功的火花。
佛经里有一句话:“众生以菩提为烦恼,菩萨以烦恼为菩提。”或说“烦恼即菩提”,意思不是烦恼等于菩提,而是说对于有慧心的人,总能在烦恼中找到智慧,为了治愈更多的烦恼,因此产生更高的智慧——平顺的人通常不会比愈挫愈奋的人有智慧,真正的智者,往往能不惮失败的烦恼。安乐令人沉沦,忧患反而激发生存的力量,也就是这个道理。
在现实生活中,失败当然是一件可怕的事,几乎没有人喜欢失败;可惜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成功者,我们可以肯定地说:“那些在人生后半段成功的人,是由于他们在人生前半段的失败中,找到了成功的灵感。”唯有在失败中成功,才不只是形式与事业的成功,而是连心灵也成功了。
一九八六年五月一日
孔雀菜
多认识自我的心灵,少一点名利的追逐;多一些境界的提升,少一点物欲的沉沦。
带孩子上菜市场,偶然间看到一个菜贩在卖番薯叶子,觉得特别眼熟。
番薯叶子是我童年在乡下常吃的青菜,那时或许也不能算是青菜,而是种番薯的副产品。番薯是最容易生长的作物,旧时乡间每一家都会种番薯田,尤其是稻子收成以后,为了使土地得到调节,并善用地利,总会种一些番薯,等到收成以后再播下一季的稻子。
那些年,番薯为乡间农民做了很大的贡献,好的番薯可以出售,可以果腹以补白米的不足,较差的则可以用来养猪。番薯菜叶也是养猪用的,所以在乡下叫“猪菜”,但大人们觉得养猪也可惜,总是把嫩的部分留下来,作为佐餐的菜肴。三十年前,不太有多吃青菜的观念,只要能吃饱就很不错了,因此,番薯叶子几乎是家庭里最常见的青菜。
市场里看到番薯叶子,忍不住对孩子说起童年关于番薯叶子的记忆,孩子专注聆听,似懂非懂,听完了,突然举起小手指着番薯叶子说:
“这应该叫孔雀菜!”
“孔雀菜?为什么要叫孔雀菜呢?”我惊奇地问。
“因为它长得真像孔雀的尾巴。”
我拿起摊子上摆着的番薯叶子,仔细端详,果然发现它的样子像极了孔雀尾巴,它的梗笔直拉高,末端的叶子青翠怒放,尤其是有一些圆形的品种,张开来,简直就是开屏时的孔雀了。
四岁孩子的观察力与想象力深深地震撼了我。在过去,番薯叶子对我是一种贫苦生活的象征,因为我和千千万万台湾的农家子弟一样,经验了物质匮乏的苦,所以看到番薯叶子,那些苦的生活汁液便被搅动了。可是对于我的孩子,他生命里还没有苦的概念,因此在最平凡最卑贱的番薯叶子里竟看见了孔雀一般的七彩之美,番薯叶子对他便成为一种美丽与快乐的启示了。
《紫色菩提》由林清玄(中国)编写,语言为中文。
我们无法拒绝死亡,甚至连老去都无法抗拒。面对每时每刻无不在衰老的事实,我们希望老的时候拥有什么?是名誉、财富、地位?还是子孙、快乐、健康?这是菩提系列的第一部,作者辛苦备尝,辑录下尊贵的觉悟,上品的智慧,是希望大家都成为有智慧的人,能坦然的面对无常,面对时光的流逝,甚至面对死亡。

书籍下载

林清玄

林清玄

书籍:26

笔名有秦情、林漓、林大悲、林晚啼、侠安、晴轩、远亭等。著名散文《查塔卡的杜鹃》。文章《和时间赛跑》、《桃花心木》选入人教版、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。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。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。曾任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海外版记者、《工商时报》经济记者、《时报杂志》主编等职。他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,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,也被誉为"当代散文八大作家"之一。

网友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