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必看网 > 哲学
寓言的密码

寓言的密码

  固然,在现代以前,世界各国的艺术家和科学家都地位低下,不得不依附于王公贵族,但中国的艺术家和科学家虽然未必是所有文明旧邦中地位最低下的,但却是创作心态最不自由的。所以发明地动仪的一流自由科学家张衡,是被人轻视的工匠;而撰写《两京赋》的二流御用文学家张衡,倒是受人尊敬的名人。
假如智叟来做总结报告──愚公移山
  《列子》是魏晋时人伪托《庄子》中的道家真人列御寇所作的伪书,这已成定论。所以本来不该在我这本专谈先秦寓言的书中提及。但是《列子》中的大部分寓言都能在先秦其他子书中找到源头,这一篇愚公移山却找不到所本(至少我没有发现),而这个寓言却一直家喻户晓,本世纪下半叶更经由毛泽东的同名杰作而无人不知,所以值得一提。
  故事情节大家都已熟知,无须我再详述。其大意是,冀州之南的愚公要挖平自家门前阻挡出入的太行、王屋两座大山,被智叟嘲笑为不自量力。愚公口诵豪言壮语道:“我死了有儿子,儿子死了有孙子,子子孙孙永无穷尽,而山却不会再增高,何愁不能把山挖平?”智叟被驳得哑口无言。到这里为止,这篇寓言确实非常有英雄气概,但是结局却令人泄气:愚公感动了上帝,上帝让大力神背走了冀州之南的两座大山,一座放到朔东,一座放到雍南。
  愚公虽然说出了可圈可点的豪言壮语,但最后还是没有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壮举。也就是说,智叟当初认为愚公不自量力,口气比力气大,并没有大错。按照这个结局,羞愧的不应该是智叟,而应该是愚公。如果愚公要想不羞愧,当时应该这样回答智叟:“我自己是挖不平两座大山,但是我这样一直挖下去,迟早会感动上帝。一旦感动了上帝,事情就好办了。你等着瞧吧!”那样才是老实话。
  既然当初愚公没说实话,而只是说大话,那么如果智叟现在再来质问他,愚公至少这回该说老实话了:“我本来就知道这么干迟早会感动上帝的,但我当初不能说。我一说,上帝会认为我在居心叵测地利用他老人家的同情心。所以我当初只能说那些大话,而说那些大话的目的,正是为了感动上帝,而并非真要那么傻干!你误以为我真要那么傻干,那说明你徒称智叟,却愚不可及。而我心底雪亮,料定指点江山的是上帝,而不是我。我虽是愚公,其实倒是大智若愚。”
  中国人的这种互斗心计,你骗我,我骗你,历来没有人事后覆按。只看结果是否有利,不管前言是否搭得上后语。像智叟这种一根肚肠通到底的笨蛋,是永远无法了解愚公这种曲里拐弯的算计的。
  这且不去说它,更让人寒心的是,两座大山毕竟没有挖平。感动了上帝的愚公,只要自家的出路畅通了,就感谢上帝了;至于朔东和雍南的其他愚公愚婆愚子愚孙们被飞来峰堵住大门,就管他娘了。对于愚公们来说,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”是天经地义。所以自古以来,中国的百姓被地方官欺压,没有别的出路,只好千里迢迢去告御状、舍生忘死去滚钉板,偶而感动了皇天上帝,终于把狗官调任,于是就自以为恭逢盛世,要扬尘舞蹈了。愚公决不会想到,自己虽然不受该狗官的欺压了,但该狗官换个地方,朔东雍南的愚公愚婆就要受苦了。所以,愚公认为自己胜利了,智叟却认为愚公失败了。但寓言没有让智叟来做最后总结,智叟只受到了永远的嘲笑。
《寓言的密码》由张远山(中国)编写,语言为中文。
  儒家天真,道家率真,墨家认真,名家顶真。

  政治上天真的儒家,在生活中一点也不率真,所以多是伪君子。生活中率真的道家,在政治上一点也不天真,所以多是真隐士。宗教上认真的墨家比儒家虔诚,他们把鬼神当真,因此避免了儒家的虚伪。知识上顶真的名家比道家真诚,他们把真理当真,因此避免了道家的虚无。

书籍下载

网友喜欢